当前位置:重庆朝天门医院 > 重庆 >

等了65年 99岁抗战老兵终圆寻亲梦

朱廷全老人(右二)和女儿(左一)一起过生日

“谢谢,谢谢大家为我找到亲人,好人一生平安……”12月8日,龙市场镇上一处往日十分安静的普通居民小院当天忽然挤满了人,显得格外热闹。一名满脸皱纹、饱经风霜的老人在众人的簇拥下十分开心和激动,一个劲儿地向在场的人道谢。原来,这名老人就是今年已99岁高龄的抗战老兵朱廷全,当天,志愿者和爱心人士为他寻找的女儿回来了,而这段800公里的寻亲路,老人等了整整65年。

据悉,朱廷全老人是合川龙市镇人,70多年前,他被抓壮丁到湖北参加抗日战争,抗战胜利后,不愿意打内战的朱廷全当了“逃兵”,流落到武汉、监利一带下力。1953年,朱廷全回到老家,从此再也没出去,孤身一人生活至今。

“平常逢年过节我们都会带一些物资来慰问他,或者帮他打扫卫生,只要他生病我们就送他去医院,有空也经常来看他。”合川志愿者团队“爱心黄桷树”志愿者“三色元”说。2014年,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寻访到朱廷全老人,了解到他的抗战经历后,社会各界从此对他倾注了很多关爱。

“朱爷爷从来都没给街坊邻居和我们志愿者说过他曾结过婚,还有孩子,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孤寡老人。”“三色元”说,今年11月底,生病住院的朱廷全老人突然打电话给志愿者“莲子”,告诉她,“他曾经结过婚,还有孩子”这个在他心底埋藏了65年的秘密,并透露出想在自己有生之年见到亲人的心愿。

“我的养父叫汪本善,他原来有个儿子,但我去他家时儿子已经死了,媳妇吴桂珍带着一个小孩,我去的时候他大概3至4岁。”据老人回忆,1949年,他流落到湖北监利一带,被一户汪姓人家收为养子,改名汪厚祺,并与汪家儿子的遗孀吴桂珍结了婚。

1953年冬天,在父亲多次写信催促下,朱廷全回到合川龙市看望父母,此时他已有一个儿子,且妻子还怀孕在身。当时他原本打算见过父母后就回湖北继续照顾妻儿,并把父母也一起接过去,可双亲却不顾他已经在外成家的事实,坚决不准他再外出,要他在家侍奉老人,干活养家。从此,孝顺的朱廷全只好留在父母身边,一直没有再婚。“刚开始我还和妻子通信,后来时间长了,我感觉对不起妻儿,心里很愧疚,也无颜再去见他们,几十年来就没再给任何人说这件事,但心里一直牵挂着妻儿……”老人回忆道。

志愿者在了解并核实到朱廷全老人这段隐秘的往事后很是吃惊,立即将其整理成文字,并通过重庆抗战基金会在网上进行了发布。很快,一篇以“重庆到监利 回家的路800公里,他走了六十五年”为题的帖子被大量转发,湖北监利当地的志愿者看到后,立即根据帖子内容帮助寻找,很快在湖北监利朱河镇刘合乡(现在为桥市镇黄汪村)找到了朱廷全的亲人。此时朱廷全的妻子早已去世,儿子也过世,当年还在娘胎里的女儿汪全喜如今已65岁,是儿孙满堂的祖祖了。忽然听到失联多年的父亲的消息,汪全喜不敢相信这个事实,甚至心里对父亲有些怨恨。“志愿者找到我们后,这几天我老伴每天晚上都睡不着……”汪全喜的丈夫谢良科说。

12月7日,在当地志愿者的陪同下,朱廷全老人的女儿、女婿、义子和重孙终于来到合川,“爱心黄桷树”的志愿者也特意来到合川火车站迎接。第二天,汪全喜一家赶赴龙市镇,当她见到自己从未谋面的亲生父亲时,骨肉相认那一刻,两个人都忍不住泪眼模糊。汪全喜随即便给父亲洗脸洗脚,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迟到的一份孝心。“看到父亲我很高兴。他这一辈子不容易,很多事也不能怪他。如果他愿意跟我走,我就把他接到湖北去生活。”汪全喜感慨地对记者说。

本月网友热门关注
追求白求恩精神 争做人民好医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