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年雕刻岁月 刀客依旧赤子心

易宗成在雕刻中

腾云驾雾的飞龙,活蹦乱跳的鲤鱼,雄赳赳的公鸡,各种动物惟妙惟肖,神态迥异;还有数不尽的各色植物,如松柏、莲花、梅花、荷花等,或从假山上斜逸而出,或绽放峭壁,或凭栏盛开;更有嶙峋山石、斑驳海岩、变幻云朵等写意景观……

11月25日,记者第一次走进文峰古街白塔下的易砚堂,仿佛走进了艺术宝库之中,一件件由峡石雕刻而成的工艺精品陈列开来,令人大开眼界、叹为观止。

苦心练艺 终成名匠

易宗成,1968年出生,先后获评重庆市工艺美术大师、合川工匠、重庆好人等荣誉称号。迄今为止,他与峡石砚打交道已经30余年,是合川峡石砚的传承人,其作品获奖无数,深受业内肯定和市场欢迎。

“上峡砚石下峡灰,中峡的磨儿经得推。”这句民谚,正是说的嘉陵江峡石。嘉陵江小三峡的上峡,即沥濞峡的两岸均产细青石,可琢砚,唯北岸最佳。北岸就是指原合川县柳坪乡麻柳坪村一带,这里不仅是易宗成的家乡,也是原柳坪福利工艺美术厂的厂址。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,原柳坪福利工艺美术厂生产的砚台因起墨快、发墨迅速、沉墨不腐等特点,畅销日本、东南亚各地。1985年,初中毕业的易宗成便去厂里学习雕刻技术,成为了副厂长易宗毅80多个徒弟中的一员。“易宗毅既是我的师傅也是我的堂哥,但即便是这样,他也不会手把手地教我。”易宗成笑着说,那个时候师傅就放一个作品在他的办公桌上,所有的徒弟自己去看着临摹。全靠自己多看、多练、多悟,真正应了那句老话: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。

经过6年的学习,易宗成不仅学到了精湛的雕刻手法,还独立设计出数百个畅销样式。“如今科技迅速发展,可以通过电脑、机器来完成雕刻。但我仍然看到不少当年我设计的样式,还在生产。”易宗成告诉记者,那个时候他就给自己定下了要雕刻100方砚台的目标。所以,在工作、农忙之余,他就拿起石头和刻刀雕砚台。“雕好了就拿报纸包起来,随手放在家里。”他说。

多年的不断努力和勤学苦练,加上不断探索创新,易宗成创作了无数优秀作品,其中石雕摆件《聚百财》获2010“天工艺苑——百花杯”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;峡石砚作品《望子成龙》《松鹤延年》获第八届中国(重庆)国际工艺品旅游商品及家居饰品博览会“茶花杯”银奖;峡石砚作品《梅花砚》获工艺美术大师暨“国际工匠杯”银奖。2017年,易宗成荣获合川区首批“合川工匠”殊荣。同年,获评“重庆好人榜”之“敬业奉献重庆好人”荣誉称号。

打破常规 创造新品

“说到砚台,人们往往会想起洮河砚、端砚、歙砚、澄泥砚等四大名砚。”易宗成说,作为两千多年来国人使用的传统文具,我国各地都形成过具有地域特色的地方名砚,老祖宗们给我们留下了异彩纷呈的文房佳器,重庆也不例外。重庆的金音石砚、夔砚、峡砚,并称“重庆三大名砚”。但遗憾的是,夔砚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。

记者了解到,以前的合川峡石砚,款式主要以方型、条型、圆型为主,稍微讲究一点则在砚台上面题字或配一些梅兰竹菊的图案。老式峡石砚款式单调,缺少艺术性和观赏性,一般只用来磨墨写字,而不会用来收藏或作为礼品馈赠,附加值也不高。

“一次偶然的机会,促成了传统峡石砚向创意峡石砚的转变。”据易宗成介绍,尽管他家地处山区,但父亲却是一位书画爱好者。一天,父亲不小心打碎了家里唯一的一件长方形砚台。于是,父亲便让易宗成赶快做一个砚台,好带去参加第二天的首届合川书法家协会笔会。

心里没底的易宗成去到麻柳坪附近的一条小溪边,随便捡了一块石头,就着石头本来的形状,在石头中央挖了一个圆形的“墨池”,便硬着头皮交给了父亲。“没想到这个‘草率之作’,竟让父亲得意而归。”易宗成说,当天参加笔会的其他书画爱好者,对那件不加修饰而随意雕刻的峡石砚爱不释手。大家都认为异形砚台打破常规,让人眼前一亮,既好看、又实用,是一件浑然天成的艺术品。

受此启发,易宗成决定打破传统思维,因材施艺地利用原石的天然形状与纹路,加上自己对传统文化的认识、理解与消化,雕刻制作形式多样的工艺峡石砚。从此,合川峡石砚的样式,由规则转向异形,并融入阴刻、阳刻、浮雕、镂空雕等多种雕刻技法,成为集观赏、收藏、实用于一体的艺术珍品。

不忘初心 传承文化

作为合川峡石砚“非遗”传承人,易宗成兢兢业业,苦练苦学,其作品艺术风格多样、包容度广,得到各界藏友及同行的认可。同时他不忘初心,为传承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奔走呼号。

“2013年,我的一个同门师弟和亲弟都不幸病逝,我深感生命的无常。同时,我也在思考,如果我死了,是不是峡石砚的传统文化也将失传了?”易宗成说,一天午饭后,他坐在楼顶正在想着这个问题。突然,他有了招收徒弟的想法。于是,他便拨通了重庆电视台“天天630”栏目的热线电话,希望节目组能帮他免费招收徒弟的计划做个宣传。

为了让合川峡石砚“走出深闺”,易宗成于2014年2月将自己的工作室由老家麻柳坪搬至南津街街道高阳社区。同时,还拿出了近30年抽空雕刻的那一百余方砚,在文峰古街开设集作品展示、雕刻创作、艺术研讨为一体的易砚堂。“看上现在这个门市,主要是因为他有一个宽敞的街边地坝。在这里摆张桌子,一来是方便自己雕刻,让来往的人看到、了解合川峡石砚,二来也是以茶会友,大家坐在一起,不断提升合川峡石砚的创意精度与艺术档次。”易宗成介绍说。

除了让产品走向市场,易宗成对自己技艺的传承的看得更重,他希望峡石砚的技艺能代代相传。2013年起,易宗成先后共收了4个徒弟。“如果我的技艺失传了,就白忙活了一世,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带徒弟,把技艺传承给他们,也希望他们学好以后也继续传下去。”易宗成感慨地说。

记者采访易宗成当天,他刚从江苏参加完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回到合川。“这是中国首次参加世界技能大赛里面的建筑石雕项目。我带着我最小的徒弟刘深去的,尽管他没能代表中国去到俄罗斯参加决赛,但我对他的成绩感到还是非常满意。”易宗成说,“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向全世界展示和传播合川峡石砚艺术,并且我也将继续做好‘非遗’保护工作,把‘非遗’保护好、传承好、发展好,让峡石砚这枚汇聚了无数匠人心血的中华‘瑰宝’延续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