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治自理身边事 共治共享生活圈

“五老”调解员成功调解纠纷,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

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,是推进社会建设的重要任务,也是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的内在要求。而社会治理的重心在基层,土地纠纷、家庭纠纷、买卖纠纷等纠纷看似是小事,如果处理不好,很容易激化矛盾,如何才能处理好这些纠纷,做好基层社会治理?三庙镇进行了系列探索。

“逢十协商日”制度保障群众各项权利

“要是出了问题我们找谁?”“工资怎么结算?”“准确的土地面积如何核算?”11月14日,在三庙镇戴花村村委会二楼召开的“逢十协商会”上,村民们自由发言,把心中的疑问直截了当提了出来,村支部书记黄宏奎一一为村民解答。“还有问题吗?如没有问题我们就举手表决!”黄宏奎话音刚落,现场村民纷纷举手表决。

“逢十协商会”是戴花村推行“逢十协商日”制度的重要载体。该制度是指将每月10日、20日、30日中的1-2天确定为群众协商议事日,按照“两委”选题、群众点题的原则,提前确定并通知所议事项利益相关人代表参加会议。协商达成的意见按程序确认或批准后实施,向群众反馈,接受群众监督。

据戴花村本土人才秦海波介绍,协商会原定于11月10日召开,因故推迟到了当天。“村上准备把42户村民的50亩土地流转给业主,以村上出土地,业主出技术和资金的方式,共同发展葡萄种植和应季蔬菜种植。今天开会主要是协商确定土地流转方式。”秦海波说,以前,群众分别来找村干部咨询,咨询的问题重复率很高,村干部分别解答费时费力,推行“逢十协商日”制度后,处理事务变得集中高效了。

今年开始推行的“逢十协商日”制度,深受戴花村村民认可。“以前很多事情都是村集体决定后通知我们结果,村民都不了解情况。现在村干部会把我们喊来开会商议,有什么问题当场解决,村民行使了发言权和参与权。”三庙镇戴花村四社村民何代明说。“我们村上这种协商制度很好,有想法大家一起提,事情就很好解决了。”戴花村四社村民刘世菊告诉记者。

“逢十协商日”制度在有效保障群众知情权、决策权、参与权、监督权中,深化基层自治,焕发出了旺盛生命力。

“五老+”创新工作模式融洽人际关系

俗话说,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,有了疑难,问问便晓。为更好地解决群众身边矛盾,三庙镇推行了“五老”(老党员、老干部、老军人、老教师、老职工)创新工作模式,依托“五老”群体见识多、阅历深、党性强、威望高等优势,充分发挥“五老”思想解惑、价值引领的“宣讲台”作用,关注民情、服务发展的“智囊团”作用,服务社会、特殊关爱的“爱心站”作用,化解矛盾、构建和谐的“减压阀”作用。

为确保“五老”创新工作模式运行到位,三庙镇2017年4月成立了“五老”工作室,工作室共有53人,以5人为一个小组,轮班实行组团式服务,推行“五老+信访、五老+调解、五老+宣讲、五老+关爱”行动。

“如果双方觉得没问题了,就握手言和吧,以后还是好邻居。”11月14日,七间社区“五老”调解室内,在金牌调解员黄慧琴的主持下,纠纷当事人陈光碧和杨连合握手言和。据了解,双方因孙女打架,私下沟通无效,于是向“五老”工作室申请调解。

七间社区“五老”工作室去年成功调解纠纷案件98件,今年以来成功调解纠纷案件56件。一年多以来诸多成功调解案例,使得“五老”工作室品牌深入人心,声名远播,镇上其他村都来邀请“五老”去化解矛盾。

“今年3月份,安塘村的村支书专门邀请我们去调解一起土地纠纷,两家人扯了十几年了,一直没有解决。”金牌调解员孙光显说,“其中一家主人姓孙,工作室就安排我去调解,结果到现场一了解情况,发现另外一家的男主人也姓孙,说起来还是自家人,我就以长辈身份两边相劝,给他们举了些例子,把道理说通了,这个事情也就解决了。”十几年的老纠纷,在调解员的一次现场调解后,就轻松化解了。

“以前不管大事小事,群众都找社区干部反映解决,但这些事情社区干部去不一定搞得定。因为当事人怕社区干部偏私处理,而调解员以第三方的身份居中调解,经验丰富,又德高望重,处理起来效果更好。现在社区干部可以把更多心思放在谋发展上了。”七间社区负责人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