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看效果•大型系列报道】 重庆万盛凉风村:一个煤炭村从“黑

凉风村打造得像公园一样美丽,看不到曾经“煤炭村”的影子。记者 李文科 摄

重庆客户端-华龙网10月31日6时讯(记者 张一叶 佘振芳)10月底的凉风村恰如其名,秋风带来阵阵凉意。溱溪河畔一栋新楼房里,高高的蒸笼里冒着热汽,馒头出炉了。犹章保在装馒头,妻子在一旁叮嘱:“你慢点,别烫到手。”这幅暖融融的画面是16年前的犹章保做梦也不曾想到的。他以为自己会打一辈子光棍——24岁那年,刚娶进门的新媳妇嫌他穷,呆了8天就跑了。谁能想到,40岁的他还能迎来人生的“春天”?这是发生在万盛经开区关坝镇凉风村的故事,故事背后,是一个“煤炭村”的新生与蜕变。

单身汉的蜕变——

前妻婚后8天跑了,如今二婚过上幸福生活

犹章保和妻子一天要做一百多个馒头。记者 李文科 摄

记者来到凉风村柴兴社三组时,犹章保和杨光贵两口子正忙着蒸馒头。夫妻俩每天做50斤面粉,蒸200来个馒头,做好了拉到镇上去卖,1块钱一个。

犹章保说:“我身体不好,只能跟她两个人一起干这个,馒头加上手工米粉、糍粑,一天大概卖500元左右,收入还是可以。”

犹章保和杨光贵两口子靠卖馒头过上了幸福生活。记者 李文科 摄

他的腿患有严重风湿,是年轻时在井下带来的后遗症。“我16岁初中毕业就下井了,挖煤、抽水、电工都干过,在冷水里一泡就是一整天,15块钱一天的收入不算低,可那是拿命换的。”按村里人的说法,下井就是“把灵牌摆在煤矿门口”。犹章保还记得,1998年出了一次矿难,附近一家人的三个儿子死了俩,都才30多岁。

也是因此,村里的男青年找对象成了老大难。凉风村妇女主任犹绍勤告诉记者,最穷的时候,村里有些人家要去别省更穷的地方花上四五万块钱的“聘礼”才能娶回媳妇。

2002年,犹章保24岁时,别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外村的姑娘,怕夜长梦多,才认识2个月他就拉着姑娘领了证。来到他家8天后,对方就提出离婚。“还不是看家里穷,又没保障。”犹章保当时就决心改变命运,离开煤矿后,去城里打工。

2011年,犹章保认识了杨光贵,虽然相处融洽,但因为没房子,他俩一直没结婚。直到去年,犹章保拿到了D级危房搬迁补助款,加上自己的积蓄盖起了新楼房,两人才有底气领了证。

犹绍勤说,像犹章保一样在这两年解决单身问题的共有83人,现在只剩下45个没结婚的,大部分都在50岁以上,已经过了适婚年龄。

产业的蜕变——

先修路后搞产业 从“黑”到“绿”转型

犹章保去年盖起了小楼房,生活环境得到极大改观。记者 李文科 摄

“以前,我家门口这条路都是黑的,到处是煤渣,空中都是呛死人的灰。”犹章保很是感慨。

以前的凉风村是典型的“以煤养村、依矿吃饭、煤枯而衰”。村支书李明会告诉记者,凉风村所在的关坝镇位于渝黔边界,曾经是以煤炭经济为主的市级重点产煤镇,过去当地多数人家都靠在小煤矿打工为生。

后来,随着煤炭资源枯竭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,乡镇煤矿陆续关停,凉风村的村民们也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来源。2014年,凉风村467户1716名村民中,建卡贫困户达79户,贫困人口236人,行政村贫困发生率高达13.7%,被确定为国家级贫困村。

凉风村不少村民靠开农家乐脱贫致富。记者李文科 摄

“以前太依赖煤矿,路都没有好好修,当时全村只有四五公里的硬化公路,其余的路完全无法通车。那时候,全村村民住上砖房的不到三分之一。不是因为建不起新房,而是材料运进村只能靠马驮,成本实在太高了。”李明会回忆说,“这让我们意识到,必须要先修路,才有带领全村脱贫致富的可能。

2015年,凉风村开始修路,最终在市、区、镇的政策支持下,建成8.5米宽的公路19.4公里、硬化社级公路10.1公里。

路通了,外出务工的村民愿意常回家看看,四面八方的游客也开始注意到这片世外桃源。